东极岛旅游

长篇电视小说《里斯本丸》 4

2009-1-9 11:33:00 来源: 本站 作者: 石林
 

日军阵地。草丛中,潜伏着的是日军228联队的和田上尉中队。他一回到战壕中,就命令石郎一村:“用步兵炮,向无名高地开火。”
石郎一村迟疑道:“步兵炮的炮火打不到。”
和田上尉骂:“八嘎。这叫‘打草惊蛇’,试探的干活。”
无名高地其实只是一座不足40米高的小山坡。在一阵炮火的轰炸下,半山腰成了一片火海。
丹尼斯和他的部队正躲藏无名高地的山后。有人站起要去看个究竟,丹尼斯中尉一把拉住说:“这是在替我们升火。你省点力气,等一会儿吃烤鸡吧。”
和田上尉见无名高地上没一点动静,说:“上一个班过去。”
石郎一村立正道:“英国佬早已被皇军的炮火催毁,还有什么能力反击。”
其实,和田上尉的怀疑是有道理的。英军两翼主阵地的位置相距太远,看似形成了强有力的犄角之势,却在中间自然形成了一条火力真空地带,只要沿着这条生命走廊冲过来,抢上通道尽头的小山坡,整个防御阵地就可扯开一个口子,整个阵地想守也难了。和田上尉当心,如果是敌人故意设计的圈套,无名高地如派有重兵防御,那后果同样是不堪设想的。这样的亏,和田上尉在大别山吃过一次,但那是狡猾的八路……
和田上尉终于下了决心拨出指挥刀:“目标,无名高地。进攻!”
一阵炮轰过后,三百多鬼子朝小山坡冲了上来。两旁的英军阵地上的机枪同时响了起来,可惜不在射程以内,根本伤不到人。无名高地上,还是一枪未发。呈散兵线前进的日军胆子也大了起来,慢慢直起了腰,朝山上放了一阵枪后见没动静,日军便蜂拥而上,几名军官想抢头功,站在高处朝下吆喝着,喝令部下加快前进速度。
就在和田上尉以为找到对手破绽时,死寂的无名高地突然活了过来。丹尼斯拔出手枪一枪便将一站得最高的日军小队长打倒,听到攻击信号的部下也探出头来,对准山下的日军开始了猛烈攻击。
随着,枪声的响起,和田上尉明白自己又一回钻进了对手的圈套,只不过上次是在大别山,这次换到了新界的大帽山。
鬼子的头顶上像是飞起一群麻雀,密密麻麻手榴弹、手雷向日军的头顶呼啸而来。霎时,手榴弹、手雷在上空凌空爆炸,短促连续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横飞的弹片带羊死亡的气息呼啸击下。惊惶失措的日军到处寻找安全的死角,可就是无法找到。很多士兵同时被几颗手榴弹直接命中,被炸得身首异处。爆炸声未定,山头上突然冒出了几百个戴着整齐军帽的英国兵,手中的枪弹迸出一圈炽烈炫目的白光,形成了一道由机枪、冲锋枪组成的死亡之墙,没有人能进入这墙。
丹尼斯打得兴起,脱了上衣,赤膊抱起一挺机枪“突突突”地打开了。
猝不及防的日军,顿时倒下了一大片。刚才站在高处耀武扬威的几名军官更是倒了大霉,全被打成了马蜂窝。最后残存的日军士兵,终于明白了过来,又恢复了强悍的本色,他们在小队长的带领下,嗥叫着开始有组织地撤退还击,竟面无惧色。
鬼子刚退到山脚,两翼的山坡上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英军发起了冲锋,高大的士兵,端着清一色的“汤姆森”冲锋枪,从炸塌的掩中跳起,呼啸压来,如两股凶涌的潮水,把山脚的日军吞没了……
佐敦看得兴起,抓起一杆步枪,冲下山去。身边的士兵见状也纷纷上好刺刀,冲出了雕堡。一名日军少尉看出佐敦是这队人的指挥官,便拔出战刀,跑到佐敦跟前,想与他单挑。佐敦端起步枪,作势欲刺,日军少尉见状忙用双手握刀想挡下步枪。佐敦忽然从身后拔出手枪,将日军少尉击毙。
佐敦捡起地上的军刀,面向死不瞑目的日军少尉骂了一句:“傻瓜。”
二十分钟后,无名高地又沉默了,静地像死去一样,三百多鬼子无一生还。那个队长已被机枪打成了筛子,早已面目全非。
和田上尉觉得后背上冷汗正在慢慢渗出。他靠着掩蔽部的土墙,疲惫的自言自语道:“这是谁的部队呀……”难道又碰上八路了,可他们身上明明白白穿着英军的军服呀。
和田上尉的副官石郎一村抢上一步,低声道:“椐情报处的人说,这是密特萨拉军团的一个中队,队长叫詹姆斯·佐敦上尉……”
和田上尉打断了石郎一村:“立即至电联队,要求查清詹姆斯·佐敦上尉的祥细情况。”
“是。”石郎一村跑出了指挥所。
和田上尉咬牙切齿地吼:“詹姆斯·佐敦上尉……”
从此,詹姆斯·佐敦上尉这个英国军人的名字牢牢地钉在了和田上尉的脑海里。

101阵地的指挥所。佐敦上尉也正在研究和田上尉。他感到自己的对手,非常可怕。既然已经上当,为何只动用这么一点兵力呢?按常理,战场上一旦出现这种致对手于死地的机遇,将尽全力攻击,决不能让对手有喘气的机会。佐敦上尉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这一毫无目的翻了起来。
这是本中国古书,叫《三十六计》,是佐敦上尉的祖父传下来的。佐敦上尉的祖父是个商人,当时,他从中国带来《三十六计》研究,纯粹是为做生意。他没想到,传到了孙子佐敦上尉的手里,会成为战争用品,而且战场就在中国。
佐敦上尉想到这里,不仅笑了起来。
爱丁柏上尉走进来,见佐敦上尉独自偷笑,问:“我们的‘空城计’唱响了,下步该用什么计了?”
佐敦上尉合上册子,对爱丁柏上尉说:“你来得正好。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的部署。”
爱丁柏上尉好奇地问:“你又从这本中国书上,找到答案了?”
佐敦上尉没有回答爱丁柏上尉:“这一战,我用了‘空城计’,原想饱吃一顿,没想只够塞牙缝。现在我们的火力全露给了敌人,我们必须……”
爱丁柏上尉接上了话:“重新调整兵力,把无名高地上的丹尼斯·莫理中尉小队抽过来……”
“不不不。”佐敦上尉说,“无名高地的人一个不动,而且要他们派一队人马在阵地上来来回回奔跑……”
爱丁柏上尉说:“我看我们的对手并非泛泛之辈,不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二次的。”
佐敦上尉说:“正因为对手十分狡猾,所以这个‘瞒天过海’,才能发挥作用。”
爱丁柏上尉还在怀疑:“万一敌人不中计,改为正面进攻怎么办?”
“我们不是有预备队吗。”佐敦上尉说,“现在正是派用场的时候了。”
这时,通讯员哈门走了过来:“报告,团部急电。”
“念。”佐敦上尉挥了挥手。
“由于敌人炮火十分猛力,为减少不必要损失,令你部主动撤离战场,在天黑前,赶到醉酒湾防线布防,并炸毁路过的所有道路、桥梁。”
杰克·爱丁柏上尉脱口而出:“好好。走为上策……”
佐敦上尉奇怪了:“你也知道‘走为上’的计谋?”
 杰克·爱丁柏上尉更奇怪了:“真神了,‘走为上’,书上也写着?”
“有。”佐敦上尉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书,“这是最后一计,第三十六计。”
“我们就用这最后一计。”杰克·爱丁柏上尉转身叫,“通讯员!”
“不!”佐敦上尉制止了杰克·爱丁柏上尉,“还到用这一计的时候。”
爱丁柏上尉急了:“这是抗令违命呀。” 
佐敦上尉慢条斯里的:“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杰克·爱丁柏上尉也急了:“你别老是用中国俗语来唬我,这不是中国的军队,而是大英帝国的军队。”
佐敦上尉哈哈笑了:“老兄呀,你不要忘记,我们脚下踩着的可是中国的土地。”
杰克·爱丁柏上尉这回真火了:“这是大英帝国的香港!”
 “对对对……” 佐敦上尉一惊,拍了拍脑袋苦笑道,“是大英帝国的土地……”嘴里说着,可佐敦上尉心里却想了一个人,一个老为此事同他争辩的中国姑娘。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

  1. 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2. 承担一切因您的评论导致的所有法律责任
  3. 本站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4.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 本站保留随时修改本声明条例的权利
  6.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7. 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共有评论
评论人:
E-mail:

最近更新

 
东极岛旅游,更多精彩在首页,
 
部分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旅游咨询热线:0580-2968266 客服QQ:20609 MSN:8347@dongjidao.com 东极岛旅游网
关于我们 | 公司文化 | 天气预报 | 舟山酒店预订 | 电子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留言反馈 | ©200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