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极岛旅游

东极三记

文章导航:东极旅游网 > 东极美景 > 东极游记



孙和军


NO.1庙子湖的夜潮
                            
    在月色的清辉中,潮是唯一不愿安分的精灵,无边的黛青色的裙袍自目光抵及不到的远方袭卷而来,喧腾的军阵中又不失骑士的幽雅。她绵绵不绝地舒展着,起伏着,和着海风的招摇。她倾情的演绎,让整座庙子湖港湾成为一个动感飞扬的舞台。
    我是第三次到庙子湖,虽说都是游山玩水,但每次我都怀着朝圣者的虔诚,就象佛徒对普陀山的虔诚。敬畏海洋,尊崇生命,那绝没有任何宗教的虚无缥缈,因为浩瀚的海洋就这样生生不息地铺在你的面前,占据着我们这个星球地表70%的面积。海洋是生命的源泉,是生命的摇篮,她孕育了一切生命,孕育了我们人类。人类血液的含盐度是10,相当于人类远祖登陆地皮时的海水的盐度。这一巧合让我顿悟:所谓的神、佛,那都是虚幻的,人类真正应该朝圣的只有大海。
    因为有了这种虔诚,所以来东极欣赏洁净壮美、变化莫测的大海成了我永不厌倦的享受。庙子湖湾的西侧有个叫“海边画庄”的渔家旅馆,听说在二楼的阳台上赏海绝对是最佳位置。旅馆的主人是一位渔民画女画家,在国内外的渔民画展览中得过金奖,就连客房内也装饰了不少她的画作,所以来庙子湖采风的诗人和画家都愿意住这里。冲着这氛围,我也附庸风雅,放弃了露宿。
    不同方位的高压钠灯在夜色中妆亮了整个港湾,前二天还静若西子,今晚渐渐发威,颇有钱江怒潮的架式。我的第一篇悲情小说《涛声》的故事就是在夜色的海边开始的,男女主角邂逅于此,分手于此,最后埋葬于此。庙子湖夜色中的涛声竟让我滋生了改变《涛声》主人公命运的念头。这就是她的魅力了,在这么动听的涛声中,悲情再凄美,也是不忍心设计了。倚在阳台,观赏的是一份有动感的夜潮之美,聆听的是一份有节奏的涛声之韵,而静谧和无声却在心灵的深处自由地漫延。那白色的跳跃着的舞者,或幻化出零星的步态,或衍生出整齐的排阵,在永远沉默不语的礁岩中歌唱、弹奏。那块叫做庙道场的礁石,成了她们最缱绻的倾诉的恋人。在狼牙突兀的角落激情四撒,炸起一柱柱擎天飞珠;她们在堤岸上、码头上开怀地撞击,惊起在夜排档尝海鲜的游人阵阵欢叫。
    归帆的灯影渐行渐近,那是夜钓的渔人,带着颇丰的鱼获,自豪地踏上熟悉的石阶。舟子们在锚绳和缆绳的牵引下,或俯或仰,周旋在浪潮的喧腾之中。那高高竖起的旗标在风的挟裹和浪的颠簸中轻吟,加入周遭所有的天籁之音,合奏出庙子湖最极致玄妙的抒情乐章。
子夜已过,高压钠灯歇息了。漆黑的港弯淹没了一切诗境画意,而涛声似乎被化解得更清脆了。渐渐地,淡暗色的天幕重新启开了,岛廓的黑影象是特意用重墨抹上的。隐隐的白色的浪花在失去钠灯的窥视下,越发肆无忌惮。我想起一句话:最美妙的喧腾就是最极致的静谧。四周没有灯光,也没有星星,我也甘愿守着这份黑夜的清宁,将我曾经跌荡不羁的心绪,以及所有经历过的故事,揉作夜色中的一缕飘逸的风,净化在我尊崇和敬畏的渺渺大海之中。
    一夜无眠,不是风的浮噪,不是涛的喧嚣,也不是潮的纠扰。

NO.2探寻青浜小湾洞
                           
    普陀区东极镇旅游办的同志提醒我,没有当地向导,小湾洞是很难寻到的。我很想验证一下自己的能耐,于是冲着小湾洞只身去了青浜岛。
    通往沙湾村南田湾的小路一半是石阶,一半是水泥浇的山路。我的身体很成问题,但出游时的腿功不赖,特别是在八月暑天午时的烈日下,戴着太阳帽,披着毛斤,穿著沙滩短裤,走起上坡路来,飒飒生风。青浜岛除了南岙还有不少居民外,其余的三个村已经找不到几个人影了。从南岙到南田湾花了我十五分钟的脚程。
“小湾洞”这个偏僻角落里由海边岩石堆成的洞,长期以来并不为外人所知。前二年却因“里斯本丸”沉船事件而一夜成名。1942年10月2日,一艘载着1816名盟军战俘和大量贵重物资的“里斯本丸”号货轮,从香港前往日本,驶到东极青浜附近洋面时,遭到美国潜艇鱼雷攻击而沉没。青浜和附近岛屿的渔民摇着小舢舨救起了284名盟军战俘。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不逊于“铁达尼克号”冰山相撞的悲壮。10月3日,日军炮艇围住岛屿,又将这些战俘押走。青浜岛的渔民冒着生命危险将其中3名英俘藏在南田湾海边的小湾洞里,躲过了日军的搜捕,最后又将他们安全地送到了盟军的辖地。青浜人用他们朴素的行为谱写了一首人类和平的颂歌和国际友谊的金曲。如今,这段震惊世界的历史已被社会各界所关注,年底开机的影片《里斯本丸——东极大营救》将再现这段历史。不日香港一批老军人将来东极凭吊随“里斯本丸”轮沉没在海底的近千具战俘的英灵。
    南田湾东北部其实很象被二个海湾夹成的小半岛。翻过二座小庙到达一个朝海的山岗。岗不高,却是乱石成阵。一个面积达几千平米的石流滩直抵海面。石流滩的左右两边是怪异的巨石和陡峭的崖壁。都知道东极山奇崖峻石美,有人以十六字比喻她的鬼斧神工:“伟比泰山,险近两岳,怪如黄山,异似盘砣。”这里就是个缩影。因为右侧的巨石明显的比左侧雄伟,所以我首先选择在右侧寻找。结果象陷入迷宫一样,来回几次找不到一个像模象样的洞。我虽是海边长大的,但在异地攀岩还是得非常谨慎,万一失手,连个拉你一把的人也没有。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也许是我判断失误。不过我并未遗憾,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到了左侧,石头依然巨大,但平缓得多了。我尽量的贴着海边,艰难而小心地攀爬着,寻觅着,每一块石头缝我都要仔细张望。说不定小小的缝隙,里面别有洞天。果然,我在一块非常隐蔽的岬湾里找到了几个洞口。仔细观察,洞口与洞口原是相通的。肯定是小湾洞了!难怪日军当初没有搜捕到,乱石岗丛中,谁也不会留意下面还有个可容十多人的黑乎乎的洞。朝海的那个洞口刚好被外面的一座礁屿遮住,海水可在洞口灌进洞内。朝天的石缝有三个较大,但只有一个可容瘦身材的人在无需任何帮助的情况下进得洞内。洞内石壁呈褐红色,多光滑圆石,湿漉漉的石壁上长满了各种螺类生命。高度在二米五六,长度十余米,中间有一转折,向前至潮水入口,可闻涛声喧哗。洞内多蚊,嗡嗡嘤嘤,见有活人肉送上门,无不饱餐豪饮一顿。从洞口出来,我所有裸露的部位已经布满块块红痉,奇痒难耐。只是旅游部门为什么不在这里竖块牌,作些文字说明?也许有了标牌,反失去了探寻的神秘与奇趣。
    口渴难耐,在南田湾附近的一户老人家讨口水喝。却得知老人就是当年参与抢救战俘尚存于世的重要当事人和见证人之一。老人名叫陈大宝,今年90高龄。步履稳健,身体硬朗。当年27岁的他负责三位英俘的住宿。在日军搜捕的日子里,他安排英俘藏身小湾洞,日军撤出岛后,他就让英俘住在自己唯一的茅草屋里。没什么好吃,就到海边钓几条鱼给英俘充饥。老人14岁随父自温州迁移于此,八年前丧偶,二子已过亡,二女住在沉家门。孤身一人守着一幢20多年前造的二层石屋,成为整个南田湾为数不多的留守老人之一。
对朋友说起探访小湾洞的经过,朋友感叹说:“生活中也一样,你要寻找的未必就在显眼的地方,平实的隐蔽的地方往往正是你需要的,比如小湾洞,比如那位老人。”                               

NO.3东福山的蛇
                       
    常常一个人到野外或偏僻的地方行走,成了我改不掉的嗜好,唯一害怕的就是遇到蛇。因为我既不会捉蛇,也懒得裹上防蛇的绷带,更不懂紧急状况下如何处理蛇伤。偏偏每每走到茅草丛生疑有蛇迹出没的山径小道,脑袋里在打退堂鼓,双腿却禁不起未知地域神秘的诱惑。还好,除了遇到二次未曾追尾而来的老实蛇而我已经差不多魂飞魄散的“惊险”外,还没受过一次伤。
这次去东福山,事先听人说起,蛇在东福山渔民的眼里是一条受尊重和保护的生命。据当地老渔民口诉,东福山从有人居住到现在从没有人被蛇咬伤过。如有人到东福山抓蛇,会被渔民扔到大海里。游客若是在山里发现蛇,不用害怕,蛇自会避让开。“东福山的蛇比东福山的渔民还善良”,所以能在东福山看见蛇真是你的福份。
   我沿着盘山的石路和山间小道攀上过东福山的顶峰,也沿海边走过不少石流群、废弃的石屋以及被植被缠身的战备坑道,在满是羊屎或茅草齐身布满蛛网甚至连路也不是的准危险地带,我总是光着双臂和小腿在提心吊胆中向前向前,足足走了两天,却没发现一条传说中善良的能带给自己福份的蛇。
  东福山的蛇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东福旅社的小翁告诉我,因为它们都由白蛇娘娘罩着的。相传当年东福山住的是观音菩萨,普陀山是一座蛇岛,住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蛇,当头的是一只白蛇精,当观音发现普陀山才是作道场的宝地后,就想与白蛇精作个交换。白蛇精不肯,观音使出一计,说白蛇精只要能沿着山岛首尾衔接,她就立马走人。白蛇精也是有道行的,不要说盘一圈,盘三圈五圈也不在话下。但是蛇精无论怎样使法,首尾始终有一米的距离而不能相连。白蛇精才知道遇到了高手,但又不能食言,只得认输,带着蛇子蛇孙们渡海而去。白蛇精来到东福山后发现这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太阳出来后感觉干渴难忍,于是向观音菩萨诉状,观音菩萨就在东福山顶她修道过的葫芦洞口插了一朵白云。在万里睛空无云时,洞内就漂出一朵朵莲花状的白云,始终绕着洞口转,不管是什么风向都无法吹走那朵白云。白蛇后来因云出名,又常常保佑东福山的渔民在海上平安作业,渐渐被奉为白云娘娘供在白云庵里,那个葫芦洞就改名叫白云洞。
原来,蛇才是东福山真正的岛主。因为白蛇作出了牺牲,观音菩萨对白蛇礼让三分,让东福山的白云庵和观音堂并排建在一起,同等接受信众香客的顶礼膜拜。观音菩萨又特别抬爱东福山的蛇,将一颗菩萨心肠感化给了蛇族。据说东福山死一条蛇,普陀山就要死一个和尚。
    东福山岛孤悬大海,是舟山群岛最东部的住人岛屿,岛民世代捕鱼为生,祖籍多属浙江温州、宁波,古代温州、宁波和舟山属越地,保存了最原始的龙蛇信仰。越人龙蛇信仰实质是蛇信仰,因为龙是虚构出来的,龙是蛇的神化,蛇才是龙的原身。闻一多先生《伏羲考》说:“所谓龙者,只是一种蛇的名字便叫龙。”《说文?虫部》曰:“南蛮(东南越),蛇种。”传说中的汉族祖先,有不少是蛇的化身。《列子》中记载疱牺氏、女蜗氏、神农氏、夏后氏均蛇身人面。《山海经》里有“共工氏蛇身朱发”之说。小时候在渔村老家,经常会看到一种黑眉锦蛇隐现于屋檐梁椽之间,那叫“家蛇”,会捕鼠,保平安,是不能打死的,还要烧纸撒米祈福。这可能是越人保护蛇类、蛇信仰的客观因素。近年来在定海马岙、金塘等商周遗址群出土的印纹硬陶上的几何纹饰,都是“蛇形和蛇的斑纹的模拟和演变”,印证舟山先民对蛇图腾的崇拜。   
    无论是民间传说还是先民的图腾崇拜,蛇都与东福山有着不解之缘。民间关于蛇妖蛇精的故事很多,多是让人恐惧的阴险毒辣的邪恶的化身。而江南一带对白蛇却分外钟情。千年得道的白蛇精白素珍万里迢迢,从四川峨眉山赶至美丽的西子湖畔,与凡人许仙演绎了一段恩爱悲情,人们对白蛇的同情和怜悯一直延续至今,许多老人还把白素珍尊称为“白蛇娘娘”。与东福山的“白云娘娘”一样,白蛇都成为民间善良、仁爱、正义的化身。
                                                               (2005/8/5)


人气排行榜
  1. 东极岛游客活动参观[06年12月11日] 浏览:28904
  2. 东极岛风景生活篇[06年12月11日] 浏览:24449
  3. 黑天使东极摄影作品专集[06年12月11日] 浏览:19689
  4. 东极:正在让人惋惜的蜕变进程中[05年12月30日] 浏览:9867
  5. 那方土、那方人—东极岛[04年09月10日] 浏览:9064

相关文章:

  1. [原创] 让心灵去旅行:东极之行 [2006-10-16]
  2. 走向东极——撩开海钓示范基地的面纱 [2006-3-4]
  3. 东极户外游记 [2005-10-28]
  4. 东极岛游记 [2005-9-4]
  5. 感受舟山五天四夜(一) [2005-7-22]
  6. “十一”东极游记 [2005-5-10]
查看全部评论 共有评论
评论人:
E-mail:

 
东极岛旅游,更多精彩在首页,
 
部分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旅游咨询热线:0580-2968266 客服QQ:20609 MSN:8347@dongjidao.com 东极岛旅游网
关于我们 | 公司文化 | 天气预报 | 舟山酒店预订 | 电子地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留言反馈 | ©2004-2008